扎克伯格专访:人们指责我纵容标题党 让我很沮丧
来源:阳光在线    发布时间:2017-06-21 16:15:29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

  导语:在接受《快公司》杂志采访时,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就假新闻、言论自由等热门话题畅所欲言,阐述Facebook当前的驱动因素以及公司的前进方向。扎克伯格表示:“作为一家组织,Facebook的使命是让世界更开放、互联程度更高。我觉得需要有人站出来,解释为何让人们互联是一件好事。我认为Facebook应该扮演这个角色。”

  以下为专访全文:2007 年春季,《快公司》杂志第一次刊登有关马克·扎克伯格的报道。当时,他只有 22 岁,他创立的Facebook还很年轻,只有 1900 万用户。《快公司》在封面登出这样的标题——这个孩子拒绝了 10 亿美元。现在看来,扎克伯格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Facebook当前的市值达到 4000 亿美元,在全球拥有 20 亿用户。不过,这是扎克伯格第一次登上杂志封面。在此之后,他身上又发生了很多事情。

  最近,《快公司》记者再次来到Facebook总部,采访扎克伯格。Facebook总部园区距公司最初的帕罗奥图办公室只有区区几公里,但无论是规模还是先进程度都有天壤之别。这次会面的目的并不是追忆过去,而是与扎克伯格探讨Facebook当前的驱动因素,以及希望在未来扮演何种角色。

  10 年之后,《快公司》的封面报道再次将扎克伯格带到了聚光灯下。这一次的大字标题为“将你的价值观融入工作”。最近几个月,很多公司和公司领导人在努力调整社会、政治和商业的各个方面。马克伯格本人则不得不面对“假新闻”和“过滤气泡”引发的诸多争议。《快公司》对他的专访也提到了这些话题。《快公司》的封面报道介绍了企业将价值观与业务协调统一的诸多模式。采访中,扎克伯格阐述了Facebook的核心业务如何受使命感驱动以及背后的原因,批评人士对Facebook的动机存在哪些误解,以及赋予人们话语权为何成为Facebook“建设全球性社区”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采访记录如下:

  《快公司》: 2 月中旬,你在自己的Facebook时间线上发布了一封题为“建设全球性社区”的长信。什么原因促使你讨论这一话题?

  扎克伯格:在我们 2004 年创建Facebook时,连接世界的概念并未像现在这样引发争议。人们普遍认为这种事情注定会发生,对此也持积极态度。但在过去几年,形势发生变化。不仅仅是在美国,在欧洲、亚洲以及其他很多地区,很多人都被全球化“遗忘”,他们发出的声音也更为强烈。这种现状深深触动了我们。作为一家组织,Facebook的使命是让世界更开放、互联程度更高。我觉得需要有人站出来,解释为何让人们互联是一件好事。我认为Facebook应该扮演这个角色。你知道,我们讨论的是将全世界的每一个人连接在一起,这个愿望远没有实现。Facebook拥有近 20 亿用户,但全球人口超过 70 亿。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的使命只是刚刚起步,远非行将告成。

  几十万年的人类历史发展轨迹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类不断学习和加强合作的过程,也就是将大量人聚集在一起,完成那些一个人无法单独做到的事情。无论是部落、村庄、城市还是国家的建设,都需要社会和道德的基础设施——例如政府、媒体或者宗教——将人们团结在一起,为了共同目标而努力。我认为我们现在需要更多全球基础设施,才能尽可能带来解锁更多机遇,解决我们面临的一些最重大挑战。从促进自由交流到打击恐怖主义,再到内战引起的洲际难民潮,所有这些问题都不是某一个国家能够独立解决的。作为一家拥有相当规模的科技公司,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做出应尽努力,帮助应对这些挑战。

  《快公司》:以华尔街为代表的一种商界观点认为,企业的目标就是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尽可能赚取更多利润。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企业和企业领导者有责任关怀自己的社区。你对此有何看法?

  扎克伯格:我始终坚信Facebook是一家有使命感的公司。最初创建Facebook时,我并未将它当成一门生意。我希望它能够成为社区的一部分。多年之后,我意识到实现这个愿望的唯一途径就是让Facebook成为一部强大的利润发动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持这种观点,尤其是千禧一代。你知道吗,我创建Facebook时遭遇了很多质疑,他们怀疑这样开公司是否合理。随着更多千禧年一代从大学毕业,加入Facebook,我愈发意识到他们并不希望只是参与到一门生意中,而是为打造一个更好的世界而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快公司》:在Facebook上市前,你曾经发布一封题为“创始人的话”的长信。你在信中写道“赚更多钱不应成为我们清晨醒来的动力和目标”,是这样吗?

  扎克伯格:是的。

  《快公司》:但在这封新发的公开信中,你并未重申这一理念,为什么?

  扎克伯格:这封信并不是“创始人的话”的续篇。那封信的对象是Facebook首次上市时购买了股份的股东,目的是让他们了解公司的运营之道。因此,这封信的内容侧重于价值观、内部运营以及我们的工作原则。这封新的公开信则侧重于我们的使命。它主要阐述了我们的前进方向,而非工作方式。我并不认为我们的理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快公司》:你之所以认为无需重申,是因为你们的理念并未发生改变吗?

  扎克伯格:是的。但你知道吗,从你口出提出这样的问题,让我觉得重申这一理念很有必要。

  《快公司》:企业以不同方式彰显自身价值。星巴克的霍华德·舒尔茨可能利用他的平台关注社会问题。你并没有这样做。在Salesforce,80%的员工主动投身非营利性组织的工作。你也没有这样做。对于企业如何展现自身价值,你是否有自己的一套哲学?

  扎克伯格:我认为经营的核心就是促成你希望的改变。很多公司耗费少量资源就有不俗表现。我希望践行核心使命能够成为我们的工作重点,我们会将几乎所有资源投入其中。如果想投资教育和科学、推进移民改革和刑事司法改革,我会通过“陈-扎克伯格倡议”(扎克伯格与妻子普里西拉·陈共同创立的非营利基金会)。这并不是说Facebook的员工不推崇这些行为。我只是认为Facebook该做的应该是让世界更开放和提高互联度,为建设全球社区提供必要的社会基础设施。我认为这才是Facebook的使命。

  《快公司》:为了践行公司的使命,Facebook是否在某些领域做出了牺牲,或者放弃过经济利益?

  扎克伯格:经验告诉我,由于担心负面影响,人们往往不愿做艰难的长期决定。但人们又说短期的困难终将带来长远的回报。经验告诉我,长期效果出现的时间会比你预计得更早。在公司刚刚起步时,我们并没有将公司卖掉,如果当时做出这种选择,我们可以赚很多钱。当时公司内部的很多人支持这种做法,毕竟谁也不知道Facebook会有如此巨大的发展空间。但事实说明了一切。拒绝收购后,我们不到 10 年时间就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一年之内,事实就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我们的发展史上,我们曾多次面临艰难抉择。这些决定可能在短期内对我们造成一些妨害,但随着时间推移,通常会带来非常积极的影响。

  在我看来,如果你对某些社会问题坚持自己的立场,可能让持反对观点的人心生挫败,但通常情况下,人们会对你的执着表示赞赏。人们希望商业领袖值得信赖,能够坚守自己的立场。最让我感到沮丧的莫过于,人们假设你因为要付出成本就选择放弃。围绕新闻行业和虚假信息的讨论就是一个例子。有人批评Facebook为了赚更多钱就纵容虚假消息,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知道Facebook社区上的人渴望获得真实信息。无论什么时候提供相应工具,帮助人们获得更高品质的内容,人们追求的东西始终都是“真实”二字。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支持言论自由。人们有权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使自己的观点不被其他人认同。言论自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为人们非常喜欢言论自由——除非其他人的想法与自己相悖。在我看来,当你的决定不符合人们的期望时,人们就会认为你这样做是出于不光彩的商业目的。但实际上,很多这样的决定都有自身的价值所在。

  《快公司》:看到虚假信息传播时,你是否感到惊讶?或者说,你是否认为这些情况本就应该发生,在促进开放性方面产生的积极影响要大于任何负面结果?

  扎克伯格:我比以往更加坚信,让大多数人发出自己的声音对社会是有利的。但我们要意识到,这项工作远未完成。我们讨论的是让每一个人都拥有话语权,但世界上的大部分人仍无法访问互联网。如果你没有相应工具,与所有人分享你的想法,你的想法就无法得到广泛传播。我们讨论的是带给人们言论自由。即使你生活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如果没有相应工具能轻松地拍摄和分享视频,你所能做的事情其实也很有限。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推进的过程。我们会不断努力,每一天都让更多人发出更多声音。这是一项需要持之以恒的工作。

  在任何时候,你只有发现和解决新问题,才能更上一层楼。有人会说,你居然容忍这些问题的存在。一种非常简单的解释就是,社区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我们研发新产品,发现新问题,然后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一直在努力。几年前,我们接到很多关于“标题党”的投诉。没有人希望出现标题党,但我们当时的算法并没有经过专门训练,无法鉴别它们。关键在于推出新工具,让社区向我们通报哪些是标题党,而后我们就可以将相关要素纳入到产品中。虽然不能百分百解决这个问题,但严重程度比以前小多了。

  现在,不管是信息多元化、消除虚假信息还是加强共同基础,都需要我们做出进一步努力。这些问题的存在并不是由于潜在的邪恶动机。我的意思是说,赋予人们话语权能够实现观点多元化,但如果不妥善管理,便可能造成严重的碎片化。我认为应该有一个合理化的过程。赋予人们话语权,发现话语背后的含义,予以关注和重视。这是一项需要持之以恒的工作,一个处在进行时的过程。

  让大部分人发出大部分声音会让你陷入争议漩涡。某些国家的法律禁止你讨论特定问题。通常情况下,我们会遵守当地法律。但这代表我们赞同这些法律吗?不一定。在巴基斯坦,几年前有人试图判我死刑,因为有人创建了一个Facebook群,鼓励他人讨论先知穆罕默德。这在巴基斯坦是非法的,但在世界其他地区并不是。我们在巴基斯坦屏蔽了这个群,但在其他地方没有。有人认为不屏蔽是一种错误做法,还有人质疑为什么在巴基斯坦屏蔽这个群?我们的观点是,我们尽可能让世界各地的人们享有话语权,但我们也意识到,在任何给定时刻,我们的这项工作做得并不完美。不过,如果我们坚持不懈,不断提高人们的话语权,二三十年之后,这个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

  《快公司》:也就是说缺陷始终存在,因为没有真正的完美?

  扎克伯格:是的。我认为将它们称为“缺陷”很合理,因为每个系统都不完美。但我同时也认为,与其批评所有这些缺陷,倒不如努力打造一个框架——这项工作正在进行当中——来的更加实际。指出缺陷并没有错,但不能因此否定框架,不仅仅是Facebook,还有其他任何其他公司和系统,而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你的特定行为和选择让你走到今天,周遭世界不断发展变化,你需要去适应。

  《快公司》:全球文化加快了科技的发展步伐,让你我所在的社区受益。但其他社区在看待这些变化时——例如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兴起——却会感觉自己被遗忘,或者对它们心存恐惧。对于那些因为科技发展而获得巨大益处的社区,它们是否也要相应地承担起关怀被遗忘社区的责任?

  扎克伯格:我认为是的,你提到的问题涉及到很多方面。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同时还出现了反全球化运动。几十年来,人们只讨论连接世界带来的种种好处,并没有承认某些人被全球化遗忘。我认为全球化总体上产生巨大积极影响,但可能被过度夸大。强调积极影响虽不是坏事——仍带来巨大积极影响——但我认为我们需要承认存在的问题并设法解决,进而让每一个人受益。否则的话,全球化将不可持续。我认为社会上那些最幸运,获得最大益处的人群有责任去做这件事。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积极方向,你就有责任做出自己的努力,让每一个人都能从中受益,因为这是让全球化良性发展的唯一途径。

  正如你说的,我们需要关怀他人。我认为当今世界存在的很多问题都是关乎意义感、目的感和尊严感的社会问题,所涉及的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诚然,经济问题很重要,但不管你在经济方面做得如何出色,你的生活仍会遭遇各种问题。你需要社会和社区的支持和帮助,帮助你继续前行。也许,经济发展能够解决掉某些问题。陷入经济困境的人需要获得更有力的社会支持。社会支持始终是一个重要需求,我认为我们在过去三四十年一直忽视这种需求,导致某些社会和社区基础设施走向衰败。

  《快公司》:所以,你不认为技术是导致这种衰败的诱因?

  扎克伯格:这种衰败在互联网兴起前就已出现,可能是因为工业化或者类似原因。我们很难将这种衰败与互联网联系在一起。在你提出“我们是否有责任关怀他人?”的问题时,我认为如果你是幸运的,你就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如果你认为事情将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你的责任就是确保所有人从中受益。我的理解是,让所有人受益意味着每一个人都有目的感、意义感和尊严感,让人们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你要做的并不是给予人们什么,而是提供相关基础设施,赋能于人们。

  《快公司》:在公开信的末尾,你提到打造一个全球投票系统。你说的并非政治投票,那究竟是什么呢?

  扎克伯格:我说的是集体决策。我们最近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如何制定一套社区标准,可以应用于近 20 亿人构成的社区。引发巨大争议的裸露内容就是一个实例。不同国家的文化规范存在很大差异。在某些地区,人们会认为暴露女性胸部有伤风化的观点是落后的。但在其他地区,即使没有裸露胸部,而只是摆出某些姿势,也会被认定为性暗示。问题是,在一个庞大的社区,你如何建立一个让社区和个体自行确定红线的机制?这也是运营Facebook的棘手之处。制定有关裸露内容的政策时,我们并不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所有人,而是试图反映社区的想法。我们已经意识到,加州会议室里的一群人无法最大限度地反映出世界各地人民的价值观。我们需要改良集体决策系统。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毫无疑问,未来将出现更多全球性基础设施和全球性企业,但目前尚未达到相当大的规模。

  《快公司》:如果这个全球社区的部分人认为犹太人不是人,应该被处死。这种观点在Facebook上出现是否恰当?

  扎克伯格:我认为红线始终存在。

  《快公司》:你如何确定这样的红线?这样的红线也由加州的一群人划定,对吗?

  扎克伯格:这件事情永远无法做到完美,但我认为可以划定更多范围,让我们有很多机会改善人们的体验。关于裸露内容,儿童色情内容是永远不可能被允许的。这是非法行为,是非常严重的错误。因此,不可能有这样的选择存在。人们对内容的接受程度存在差异。对于某些内容,有的人认为可以分享,希望这种分享成为体验的一部分,但其他人未必这么想。我们可以展开广泛讨论。我不认为让所有人遵守同一条原则是一种理想做法,但你说的是对的,还有其他因素存在。

  《快公司》:这项工作的难度是否超出你的预计?

  扎克伯格:难度很大,你永远无法让所有人百分之百满意。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场零和博弈。对于这些决定,人们的反应存在很大差异,有的人欢呼雀跃,有的人则倍感沮丧。我认为技术最积极的影响就是把蛋糕做大了,不是吗?在制定政策时,我们可以做到因地而异,甚至因人而异。现在,世界上尚未出现能够以这种方式运转的系统。技术能够让我们做到这一点。人们可能将更多目光聚焦积极面或者消极面,这取决于我们所处环境的争议程度。经营Facebook这样的公司时,你会希望形势趋于稳定。你不可能让一切臻于完美,但每天你都能取得进步,改善人们的生活。如果你长期坚持不懈,重复这个过程,所能创造的价值便不断提高,进而产生巨大影响。


阳光在线 除注明原创以外,其余均来自互联网以及微信朋友圈,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立即删除!
文章地址:http://www.chinasportsshoes.com/CXKH/20170621163.html



上一篇:苹果iPhone 7组件曝光:样样都是猛料 下一篇:中国黑客养成记: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